十年故事

小贝搬家

编辑:成套工程三部 彭伟 来源: 金沙城国际 日期:2011/06/29 字体:

      小贝是条狗,腿短,毛长,种不纯,黑灰色。2006年2月生于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,市价350玻利瓦尔被买回到委内瑞拉代表处,成为安保系统的一员。它的第一个家叫做“安娜玛利亚”。

      委国世道乱,弱小的它很早就承担放哨的任务,警戒区不大,就是“安娜玛利亚”,房子是老房子,估计有50年了,公司在拉美第一个代表处。整个院子有400平米,屋外200平,屋内200平。小贝比较懂事,妥善地处理了工作和生活区域的划分,也知道不听话会被揍,个人卫生还是可以的,为此没有限制它的活动。当时人也少,平时最多就3个人,一忙开了,谁也见不到谁。见得人少了,自然比较恶,只要是身上带“肉味”的(委内瑞拉人),就狂吠个不停。当然,威慑力有限,所以后来房子也装了电网。2006年有两件大事:11月中国驻委使馆商务处都被入室抢劫了,12月签署了《瓜里科灌溉项目一期商务合同》。之后每天小贝能见着我们的时间也只有在晚餐时的20分钟。

      2007年很快到了,每周要跑瓜里科州现场两次,过了好几个月才安定下来。因为在现场买好了房子(驻地),700平,屋内400平,院子300平,天气太热,呆在屋子里的时间比较多。因为加拉加斯人不多,所以小贝要搬家了,不再是担任保安,而是人道的关怀,因为它的位置已经被2条德国黑贝所取代。在现场的日子不好过,厨师是山西人,但是做的川菜,人开始多了,随手丢的食物五花八门,由于吃的太辣,小贝开始掉毛,加上阳光过于炙热,毛发变成了灰白色。可能是想念加拉加斯,小贝有几次离家出走的经历,但是外面太热,几天后它还是只能回来接受集体生活的锻炼,也许是因为在精神上有些创伤,小贝接下来咬死了一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乌龟,吃了几只不幸落在院子的小鸟。

      因为项目而来的人越来越多,项目组又买了新房子,2000平,屋内1000平,屋外1000平。小贝很自然的跟着厨师搬到了这个新房子,每次的搬家它总能结识一批新朋友。还是因为治安问题,项目再添了2只德国小黑贝,小贝自然成了它们的头,从小就教人家扑人的本领,等黑贝长大了,这一点却遭到了非议。这个房子叫“28号院”,最多住了20个人左右,有人爱狗、有人虐狗,小贝也在这复杂的环境了认清了形势,识别了善恶,掌握了一套集体生活的技巧。等我再见到它时,已是身材发福,举止淡定,随便呵斥德国黑贝的狗头儿。公司也来了不少的年轻人,周末有给它洗澡的,有陪它玩的,日子一天天的过着。此后,现场又买、租了不少房子,小贝都住过,或许它已记不得自己身在何处了。这时,瓜里科项目一期也快结束了,需要一批人回到加拉加斯对项目二期进行开发。

      几个年轻人把它捎回了加拉加斯,因为舍不得。又回到了熟悉的“安娜玛利亚”,由于常年失修,家里经常漏雨,小贝把自己的家安在了厨房边的储物柜。过了些日子,灌溉项目二期顺利签署,由于来了更多的同事,破旧的“安娜玛利亚”已经不能再容纳更多的人居住和办公了,08年公司在加拉加斯再添置了一套房产“马里瑟拉”800平,500屋内,300屋外,虽说也有35年历史了,但是保养还不错。顺理成章的,小贝搬到了它的新家,宽敞的庭院,它把身上剃了个精光,算是新地方新气象吧,由于来来往往的人实在太多,有时候连小贝也认不清谁是谁了。但是,大家都认识了小贝——一只能听懂中文的小狗。

      09年、10年公司在委内瑞拉市场突飞猛进,这就意味着更多的金沙城人来到委内瑞拉,接连公司买下了3套住房和多套办公室用于项目的开发和执行。由于后来的房子都很近,小贝开始了在多套房子间变换的生活,它已经不能再离开这个大家庭生活,就像所有的人回到家都会呼唤小贝的名字一样,感到熟悉和自然。

      2011年小贝5岁了,套用领导的话是“年轻的老同志”,按照人的年纪算它已经35岁左右了,年纪不小了但却单身,目前有人正在张罗着给它找个“女朋友”,算是它在公司服役5年的犒赏吧。它也许还不清楚,一次次的搬家是金沙城这个大家庭在不断的长大,但在它眼里留下了太多来去匆匆的金沙城人的印象:“或是喂过它的、或是没有”。每次有新人来时他还是先闻闻,算是认识了;每当旧人走时,总会扑上去伸个懒腰,表示一下不舍。

      小贝不知道自己还要搬几次家,也不知道将要搬到什么地方,但家是越搬越大,搬去哪都有金沙城人,它一直都会生活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,直到很久,很久……

收藏打印

相关文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